吔。

Fo前请看置顶。

放一下。

与游戏剧情出入贼大。











每挥动一次长刀,她都能感受到风的徐过,看似如同空气那样不起眼,但她分明嗅出风中掺杂的那一缕腥咸气息。

她想她知道那是什么,她知道重新开始前的那份记忆中有那个答案,直至她亲眼看见黄衣之主才隐隐摸出冰山一角。

她的反抗如同野兽濒死前的嘶吼,但主未曾给过回音。

评论(7)

热度(58)